街头惊现丧尸啃脸?这些毒品居然合法!

2018-03-29 12:31:01 小白 一本黑

文|小白

责编|振宇


街头“丧尸”啃脸?


2012年美国迈阿密街头惊现啃脸事件,袭击者被形容为“丧尸”,在网上甚至有人开玩笑猜想这是不是真的“丧尸吃人”事件。


网友们开玩笑的时候不会想到,这是第一起真正意义上广泛传播并引起人们注意的某项黑产事件,也是一个黑暗产业链浮上水面的开始。


迈阿密啃脸事件后,世界各地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丧尸”报道,暴力袭击、啃脸、行为姿态诡异......甚至连中国香港、济南等等城市也都出现了这样的事件。


这些看似诡异的“啃脸”暴力,实际上都源于一种新型毒品——浴盐。而跟往常其它毒品事件不同,浴盐和它的同类型毒品,最开始都是以合法的姿态出现在市面上的。当其它的毒贩在狡辩自己没有贩卖毒品的时候,这类新型毒品产业链的相关人员会直接告诉你他们卖的不是毒品,完全合法。



“合法毒品”的背后,是一群“绝命毒师”


当浴盐被列为毒品禁止后,聪明的制造者们立刻推出了许多替代品,取名喵喵、土冰等,这一类药品的原料都是甲卡西酮。


让警方头大的“合法毒品”只是钻了一些漏洞,制造者在制造时会使用一些不违法的原料,改变它们的化学结构,制作成新的毒品。而这些毒品更新的速度,往往超过法律禁止的速度。


而售卖者以“合法”为挡箭牌,宣传引诱普通人吸食,让购买者误以为药品无害。只是购买者们大多忘了,海洛因等毒品最初出现的时候,也是以合法的姿态站立。


事实上,从事这些新型毒品研制的,大多是一些高学历的化学天才。学生、博士、教授......这些听起来跟毒品沾不上边的名词,却成为了这些毒品的研发者。


15年,双目失明的化学教授陆某被抓,理由是制毒。陆教授制毒用的原料来源合法,由他所在的药物进货,制造则由他口头表述,“遥控保姆”协助制毒。制造出的毒品贴上原材料的标签,再通过药物公司转卖给上海的化工品公司,之后由化工品公司分销。



制毒售毒的每一步都难以被察觉,由于药物公司和化工厂的特殊性,购买原料便捷,运送货物的伪装也简单,不易被查出,这也造就了更多陆教授这样的人。


大多数这个类型的毒贩利用的招数都大同小异,他们的销售地最开始是国外,后来慢慢向国内发展,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偷偷制造,或者干脆以化工厂来掩人耳目。


除了出售成品外,一些毒贩们还会选在在网络出售原料,再告知制毒方式,这样的售卖方式一般会出现在国外。


化工专家变身之路,从天之骄子变身犯罪分子


陆教授这样的案件绝不是个例。在《绝命毒师》中,高中化学老师轻易地开始制毒,并以此揽钱,而在现实生活中,陆教授们可能由于生活所迫,可能由于禁不住高额收入的诱惑,选择制毒的人数也并不低。


制毒对他们而言并不是难事,提纯技巧也只需要专心即可成功,加上专业就业面窄,比较困难,时长有人误入歧途。


曾经的天之骄子们可能默默地在进行这样肮脏的交易,轻车熟路地研制新毒,破坏更多的人性和家庭,与此同时自己也冒着巨大的风险,一旦被抓,这一生就到这里戛然而止。



从偏远小山村拷出来的化学生黄某,考研后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协助某化工厂老板制毒,最终被抓获,而被捕之前,他正准备出国留学。


武汉某高校化学独角兽,也因为制毒被抓。在制毒前,他们曾想研制替代产品(即没来得及被列入违禁品的毒品)来规避风险,由于研制失败,继续制造该合成毒品,最终被抓。


本该前途无量的学生,本来有科研贡献的教授,因为受不了利益的诱惑,都踩进了泥潭。




每一个细微的决定,最终都可能造成完全不一样的结果。在某个领域有天分,是利也是弊,在运用的过程中一次思考决定的错误,造成的后果可能是你完全不能承受的。


小时候总以为世界非黑即白,总以为自己意志坚定,总在想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可长大才发现原来黑白的分界线并不那么分明。


面对的诱惑实在太多,想要的实在太多,能够得到的又似乎很少。当“机会”来临,心跳加速,大脑混乱,一不小心就踏错一步,接着掉进深渊,小时候想想的明亮美好的未来,也因此变得愈加遥远。


生而为人,难在选择,最累的在思考。



还原事实|专扒黑产

微信ID:darkinsider

知乎 一本黑

头条 一本黑

投稿、爆料请点击菜单【爆料入口

招聘、转载请点击菜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