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不会ICO的ofo 疑似在新加坡成立了一家区块链公司

2018-04-12 20:40:16 AI财经社


作者 | 李玲   编辑 | 杨舒芳

本文源自AI财经社旗下的小犀财经(ID:xiyourun

Almost是全网最有腔调的互联网金融媒体



近日,媒体爆出ofo在新加坡上线骑行挖矿功能,骑行即可获得一种名为GSE的代币,赚取方式与用户的骑行时间、距离直接挂钩。


小犀财经查询发现,代币发行方GSELab成立于2018年1月,至今司龄不过3个月,官网上的介绍是“致力于成为世界上首个基于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成立的数字货币平台。”试图将绿色出行与挖矿机制结合,初期阶段应用在共享单车领域。



ofo官方的回应中,将骑行挖矿定义成了“一次与GSELab合作的市场活动”,表示该活动目前只针对新加坡市场,ofo小黄车没有筹备任何ICO。


但进一步检索后,小犀财经却发现,GSELab的域名注册人疑似是ofo的在职员工,相关的联系电话归属地则为北京。GSELab和ofo之间的实际关系仍然扑朔迷离。


骑行挖矿


在新加坡版ofo的登陆页面上,“Ride ofo and get GSE token now”,这句广告语出现在APP打开页面的中间位置上。同时出现的还有ofo和合作方GSELab的黄蓝LOGO和“ofo is partnering with GSELab”的合作通知。


Ofo方面称,小黄车骑行挖矿是一次与GSELab合作的市场活动,主要目的是鼓励用户更多采用骑行这种绿色环保的出行形式。


对于这次合作,双方都显得极为低调,无论是ofo国内外的相关宣传介绍,还是合作方GSELab的twitter、facebook等社交营销平台,都不曾提过双方的合作。


“在国内进行任何关于区块链技术的活动,都一定会严格遵守主管部门的法律法规要求。”不进行任何宣传活动、未披露白皮书、模糊处理GSE项目的相关细节、撇清与GSE的关系,ofo如此低调的原因不外乎国内监管对企业涉足代币的严厉监管。


事实上,ofo 之前跟区块链曾有过一次关联。2018年2 月,以太坊区块浏览器上出现了ofo的合约,名为ofo 链(ofo chain)的项目正在测试网络。


ofo 链的介绍中称,是发行基于 ERC20 的代币,token 总额为 1 亿 个OFO。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ofo进军区块链的表现,但 ofo 回应称与ofo 链没有任何关系,并声明其是“冒用 ofo 品牌蹭热点的行为”。


当时,恰好是ofo被质疑挪用押金,并陷入拖欠供应商货款、账面资金不足等负面消息的漩涡中的时候。


神秘合作方


Ofo将首次涉及区块链的合作放在新加坡,应该是基于新加坡政府对虚拟数字币乃至ICO的相对宽松态度。


相比之下,新加坡的区块链合作方GSELab显得更加神秘。


据小犀财经查询,GSELab成立于2018年1月,至今司龄不过3个月,相关介绍中也没有站台大佬或背书名人。


GSELab的官网上,自我定位是“致力于成为世界上首个基于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技术成立的数字货币平台。”在初期阶段GSE应用在共享单车领域,参与者凭借在共享单车中的骑行和其他行为获得GSE。具体设定是,基于共享单车用户的骑行行为设置GSE分发机制,并将采用两种激励机制:绿色挖矿和记账。即在一定的周期内,用户骑行产生的GSE token将按照上述两种激励方式分配给用户,但具体的分配比例未披露。


按照设想,将GSE作为社区通证,GSELab则作为生态系统,将绿色出行与挖矿机制结合,“以提高数字货币的传播和透明度。”


在应用项里,GSELab提到以共享单车作为起点。但GSELab的相关宣传中,并未出现ofo和共享单车的关键词。GSELab的twitter上仅有的两条内容,都只与共享经济和区块链有关,丝毫未提及ofo和共享单车。


关于ofo 与GSELab的合作形式、ofo与GSE代币的关系、GSE的发行团队与规模及分配机制等未披露的关键问题,小犀财经向GSELab官网的邮箱地址发送了相关采访问题,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复。


但小犀财经进一步查询后却发现,GSELab与ofo之间,似乎存在不同寻常的关系。


GSELab的网站域名glelab.org创建于2018年1月19日,联系人为chaopan,联系电话归属地为北京。巧合的是,ofo有位国际公关经理名字英文名叫Cedric Pan,毕业于哈佛大学,与2017年5月入职,至今在任。




通过交叉对比chaopan(盘超)此前参加两次活动所留下的照片资料和相关讨论,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这位任职于ofo的Cedric Pan和GSELab注册域名时留下的联系人chaopan应该是同一人,中文名盘超。




不过,我们暂时无法确定,盘超在注册该域名时,所代表的的是ofo还是他个人,以及,这三者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实际关系。


ofo的新加坡困境


新加坡在ofo的出海战略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2017年2月,ofo发布“海外战略”。宣布将进入美国、英国、新加坡后,ofo随即开始在新加坡投入运营,首先在榜鹅和西海岸公园等地投放了1000辆小黄车。


新加坡对绿色出行方式的支持态度,使得其成为共享单车企业国际化的必争之地。但竞品多、面积狭小以及相关法规的限制也成为共享单车扩张的短板。


当时信心满满的ofo曾经放下豪言:“将来只要有自行车停放区,你就能看到ofo。”但显然,他们面临了不小的阻力。


2017年2月,当地“国家队”——土地交通管理局(LTA)已经宣布,将在第四季度之前推出国家自行车共享。


同时,ofo也引发了新加坡其他单车租赁企业的不满。由于不支付公共场地的使用费用,ofo成本更低,相比当地7到8新加坡元的时租费用,ofo 0.5新加坡元一次的价格优势明显,被指责存在不公平竞争。


甚至有报道称,“ofo或将成为新加坡第一个被清洗出去的共享单车。”


因此,ofo此时选择在新加坡上线挖矿功能,很大原因上,可以解释为内忧和外患双重夹击下的不得已。


风口上的ofo


和众多追赶区块链风口的企业一样, ofo新加坡版APP“骑行挖矿”的功能刚一上线,就博得关注无数。这家刚刚踩过上一个“共享经济”风口的公司,又和新的风口被联系在了一起。


在共享单车出现融资困难的传言时,就有了ofo 进军区块链的传言。相比共享单车的烧钱,区块链的吸金能力和股价“春药”效果,显然十分具有吸引力。


春节期间火爆的3点钟微信群讨论中,朱啸虎和陈伟星互怼,朱啸虎以共享单车为例,称“共享单车使得中国核心城区汽车加油量下降 5%,没有哪个ICO项目有这样的社会真实价值。”陈伟星则回怼,“ofo创始人戴威曾多次和我交流 ofo 区块链化,我也答应投资。”


网上流传的3点钟聊天记录则显示,戴威不仅仅是与陈伟星交流过区块链,还曾和一位群友视频谈融资,该群友称“ofo来新加坡找我谈过融资”。币圈大佬李笑来甚至直接@陈伟星称,其实ofo 貌似在筹备 ICO。


在一次采访中,陈伟星被问到“ofo 是否会 ICO”时称,“戴威是一个有理想且非常聪明的90后 CEO,他理解区块链,也多次和我交流过 ofo 该如何区块链化,我也答应愿意投资。”他并未明确解释ofo 是否会 ICO,只称全世界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借助区块链设计新的生产关系。


随即,ofo针对ICO传言发布声明,称“ofo 小黄车没有筹备任何 ICO”。但 “对包括区块链在内的创新技术持续关注”,对是否进入区块链留有口径余地。


自去年年末开始,ofo就频繁陷入资金链断裂疑云。摩拜则刚在在4月4日被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在缺钱成为不变的主题下,不排除ofo已经暗度陈仓,和众多币圈大佬一样,为了规避监管风险玩起了离岸公司和主体隔离的把戏。


ofo的区块链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别忘了点赞哦~